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资讯» 公司新闻

【上山记】如何做出一泡知根知底的凤凰单丛茶?

发布时间: 2014-12-30 新闻来源 : admin

七月,大暑已至,无论如何得上一趟山了。

选在这个时候上山,正值茶农清闲,可以好好讨教一番。若是四月上山,虽满山氤氲茶香,但采茶制茶连轴转,怕是连泡茶都不能安稳地喝。

先是拜访黄柏梓先生。黄老先生堪称是凤凰单丛茶的活化石,被称为“凤凰单丛第一人”,凤凰山脉的每处茶园都留下他结实的足迹,数十年笔耕不缀,如今已经积累一百多万字的文稿和1700多张照片。

“我只是个农民,没什么文化,凭着对凤凰单丛茶的热爱,坚持到今天。”黄老先生在他简陋的旧房屋里,泡着芝兰香,慢慢讲起他与单丛茶的渊源。这是一座两层的木楼房,墙面泛黄,光线微暗,整个书架摆满了奖章奖牌荣誉证书,最显眼的是去年世界文艺家联合会给他颁发的“感动世界年度人物”奖。

“松下智来了几次,都是来我这陋屋,他对凤凰单丛茶非常肯定!”黄柏梓说的这个人,就是日本茶道专家松下智博士,他曾说:“凤凰茶是中国的国宝。”

黄柏梓已年过七旬,精神矍铄,饭桌上依旧豪饮烈酒,“多多益善,酒和茶,不分家”,他说。饭后,面色红润的他笑盈盈地带我们去农户家喝茶聊天,又亲自带我们到茶园见识百年老枞,讲解嫁接技术。

高山茶园并不像低山茶园那么平整,嶙峋怪石挡去路,野草拦腰高,但见黄柏梓健步如飞,一群年轻人都不免有些惭愧。有人提出疑问,高山茶不杀虫不施肥是真的吗?黄柏梓笑答:“当然是真的,乌岽山这些茶一年到头都不用打理,草太长的时候来割割草,施肥茶就全毁了,本来卖2000元的茶变淡变薄了,只能卖几百,茶农不是亏了吗?”

乌岽山是整个凤凰山脉的第二高峰,海拔1391米,最好的凤凰单丛茶就产自这里。由于是夏季,乌岽山顶的茶农大多到镇上去住,对他们来说,一年就忙一季春茶,因为高山只产春茶,夏秋冬都在默默积蓄能量。

从山脚的官目石出发,一路经过凤溪水库、竹溜村、庵角、大坪、中坪到李仔坪、中心寅、狮头脚,在往上就是天池了。二十多个村落分布在整个乌岽山,疏疏落落,地理环境的微妙差异使得每个村都有特色的单丛茶,比如中心寅的水仙、大庵的宋种、中坪的通天香、坪坑头的鸭屎香、桥头村的杏仁香等等。

想要真正了解凤凰单丛茶的全貌,非得在山上住上几年不可。

家在天池附近的林智发是个生猛的90后小茶农,茶冬过后他们全家都搬到镇上住,他偶尔带朋友上山,开着车潇洒地奔驰在崎岖险峻的茶山间。

天池在乌岽山顶峰西侧,小林同学带我走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,缩短了一半的脚程。

天池并不如想象中大,说实话,有点失望,就是平平静静的一口湖。风却极大,迎面吹来,眼睛都有些睁不开,这里的温度比山下低几度,站久了阵阵凉意袭来。

传说这里有四脚鱼,学名叫蝾螈的两栖动物,小林同学说,四月份杜鹃花开满岸,冬天的时候池面结起厚冰,倒是别有一番景致。

天池下来去趟林家的乌岽茶园。他一棵棵指给我,这是老枞八仙,这是姜母香,这是云雾香,看着长满藓衣的老茶树,感受着大自然慷慨的馈赠,心里满满都是感动。

山上气候多变,不一会儿,雨丝便飘了下来。小林同学说,赶紧走吧,一会雨大了走不了。大片云雾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脚边,感觉犹如在仙境一般。

在坪坑头,我们到村长文福平家里做客。

坪坑头,是众所周知的鸭屎香的原产地。黄柏梓先生倡议把“鸭屎香”改为“银花香”,他说,经过他和众多茶农的一致鉴定,认为鸭屎香的香气与野生的金银花前五天开的花的味道非常相近,于是起了此名。

前不久,坪坑头村道新竖了石碑,“银花香原产地”。

这几年,鸭屎香的名气越来越大,许多茶客都对这个名字很不解,茶明明很香,为什么名字这么土呢?也有一些人辩驳道,猫屎咖啡名字也很难听,可偏偏是咖啡里的贵族呢。究竟叫鸭屎香还是银花香,交给时间去决定吧。

文福平村长是个寡言的人,他做茶非常细致,也喜欢研究一些新机器,还申请了专利。单丛茶采用的是手工与机械相结合的生产加工方式,采摘、晒青、晾青与碰青都是手工完成,摇青、杀青、揉捻大多采用机器,而烘焙则有手工炭焙和机器烘焙之别。

总的来说,手工制作的茶叶比较有个性,有层次感,而机器生产的茶叶比较均匀也比较平庸。

走在山道上,呼吸着清凉的空气,潮乡君不禁想起自己的出身。名为潮乡,就是源于对故土的眷恋,希望遵循自然法则,把最本真的东西带给他人。

当我们在繁华的都市里,悠然泡起一壶茶,可曾想过,在遥远的粤东之巅,茶树正在不动声色地生长着,茶农在不眠不休地做茶,清泉潺潺地滑过肥沃的土壤,云雾自然地围拢在茶园的脚下。


明星茶品

老茶客

经销代理

定制团购

单丛课堂

联系我们

关于我们

新闻资讯

Copyright © 深圳市潮乡茶业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CTMON